尘埃

2009/08/05 14:12
心里中总是有些回忆搁置的久了,会落上厚厚的尘埃。

静静的把玩着手中的小玻璃杯,歪坐在椅子上托着下巴望着眼前的那张照片,似乎是很久以前的事情,又似乎是在梦中。记忆里有些白斑,或许早在不知不觉中淡忘了些什么吧。

不过那什么时候的事情了?几年前的夏天吗?几年前?还是十几年前……

夏天的燥热慢慢渗入皮肤。

闷闷的被妈妈牵着手,刺眼的阳光将瞳孔弄痛了,我被牵着慢慢的走啊走,郁郁葱葱的枝叶被暴露在阳光下面,手一触,有着一丝温热,我尽量总是走在树荫下,不想被太阳晒到。偶然有一阵风吹过,树叶晃动,于是地上的碎银也在晃动,那期待已久的风却也是温热的,没有给我带来一丝清凉。

终于走到了一个地方,被邀请了进去,记忆中是一座很大的房子,里面有一个漂亮的男孩子,他看了我一眼就走掉了。茶几和沙发靠着窗户,我坐在窗户旁边望着窗外的植物,由于房子里昏暗的灯光,此时我又在看外面的东西,于是眼睛又开始疼了起来。她们说着什么我不知道,因为听不懂,而且妈妈也不喜欢我在她们说话的时候插嘴,于是我破天荒的很乖的坐在那里,想着隔壁家Kathy的小猫。

过了很久,我和妈妈还有那个男孩子一起离开了那栋房子,妈妈没有牵着我,而是牵着那个男孩子,和他有说有笑的,我倒是不在乎,只是再一次处于这种闷热的空气里面我有些不高兴,那个男孩子偶然看看我,然后继续走路。有一株草上停了一直黑色的蝴蝶,我费了很大的力气抓住了它,跑去给妈妈还有那个男孩子看,妈妈说我调皮,那个男孩子说能给我么,我没搭理他,就把蝴蝶放了。然后继续走路。

直到走到一个教堂,妈妈对男孩子说到了,然后走出来一个很高的男人,说那是你女儿么?给他们照张像吧,于是进去那照相机,我就和男孩子等在外面。后来在炽热的阳光下被迫和他牵着手拍了张照片。

记忆戛然而止。

他是谁?我还是没有想起来,可能是妈妈同学的儿子吧。

我到现在还是如此钦佩我的记忆力,居然可以记得那么清楚可又那么模糊。停止了回忆后我把这张照片放回到相册。然和合上它,让它继续蒙着时间的尘埃。

只是记得那一天而已,莫名的印象深刻。就像为什么我还记得我五岁时因为一枚糖果戒指和一个女孩吵得天翻地覆一样然后第二天依旧是把吃不完的饭给了她和她和好如初,尽管我不知道为什么会那么不记仇的和她和好。

看到窗台上面空空的,记得小时候有种过花,只是很快的枯萎了,而现在那空空如也的窗台似乎告诉着我,时间的踪迹,我已不是那个会看《爱丽丝奇遇记》而幻想着哪天会遇见兔子先生的小女孩了,童话的门似乎早就被我关上了,现在想打开,却发现上了锁,密码早就被我丢到角落里去了吧。

似乎不太满意,似乎又非常满意,我想象着那天会和小王子相遇,在那里?那个星球吗?不过在宇宙会不会没有空气无法呼吸啊?就算和小王子在一起,也听不到彼此的声音啊,因为物理老师说真空中无法传播声音。可是小王子明明养着玫瑰。然后纠结一下午。

是啊,真空中声音无法传播,就宛如我和你一样,在你转身的那一瞬间我明明大声呼喊着你的名字,可你却听不见,就好像我和你处于真空中一样,只是身体还在,没有膨胀而已。或许我和你是一条平行线吧?数学老师说平行线没有交点。那也不算是平行线吧,只能说是射线,从一个顶点射向了不同的方向,那么这个圆点你什么时候回来看过呢?莫非你回来过吗?

那些记忆也已经蒙上了尘埃,偶尔会回来看看。但是偶尔又是什么?或许三百六十五天一次也没回来过。

那些回忆就让时间慢慢的淡忘吧,或许有那麽一天,我路过教堂的时候会突然想起那个男孩子,或许有那么一天我买童话给我的孩子时会突然记得曾经幻想的自己。或许我会没有反应,因为那些回忆已经腐烂了。



Comment Post

名称:
标题:
邮件地址:
URL:

密码:
秘密留言:只对管理员显示

Trackback

Trackback URL: